国学大师风流好色,结了次婚,娶了个学生,被师母痛骂

国学大师风流好色,结了次婚,娶了个学生,被师母痛骂,第1张

一个好色的国学硕士,结了九次婚,两个学生,被珍妮狠狠骂了一顿。

民国是一个大师辈出的时代,师徒不在少数。其中章太炎和黄侃是最有名的,可以真正称得上大师。

黄侃(1886.04.03—1935.10.08),原名乔乃,后名乔信,最后名侃,本名纪纲、纪子,晚年以居士自居,湖北蕲春县人。

1905年留学日本,在东京师从章太炎,学过小学和经学,是鲁迅的弟子。曾在北京大学、中央大学、金陵大学、山西大学任教授。

一个好色的国学硕士,结了九次婚,两个学生,被珍妮狠狠骂了一顿。

黄侃死时只有49岁。黄侃一生桃李满天下,弟子被称为“黄门侍郎”。如杨伯钧、程、潘崇贵、吕宗达、尹梦伦、刘维、黄巢、、金毓夫、、徐福等。有人说,这些人中的一个,可以抵得上一小本中国学术史,由此可知黄侃在20世纪学术史上的地位。

作为民国时期著名的“疯子”之一,黄侃有很多轶事。

1908年春,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病逝,清廷下令各地举行“国丧”。大学生、同盟会成员田桓在“哭”(指悼念天皇的仪式)时表现出不满。学院院长杨子旭挂上老虎头像牌,威胁要开除田桓。黄侃大怒,闯进学校,砸了老虎的头牌,骂了他一顿。过几天,田桓带头剪辫子以示反清。杨子旭极为愤怒,挂了虎头牌。黄侃闻讯,拿着木棍冲进学校,先把虎头牌砸了,又把杨子旭痛打了一顿。

黄侃不仅有革命的英雄事迹,还有很多名人的趣事。有一次,他在课上升,讲胡适和白话文,说:白话文和文言文谁更好,不用花太多笔墨。比如胡适的妻子去世时,他的家人曾发电报通知胡适本人,如果用文言文的话,“妻子去世后很快就会回国”。用白话的话,要写11个字“你老婆死了,快回来”。电报费比文言文贵一倍,观众哄堂大笑。

一个好色的国学硕士,结了九次婚,两个学生,被珍妮狠狠骂了一顿。

1919年,胡适留学回国,任教于北京大学,发起新文化运动,声名大噪。胡适的《十字空诞生了,黄侃一生中最得意、被寄予厚望的傅斯年很快就落入了新文学的阵营。据说黄侃每次上课,总是先骂胡适,然后才正式讲课。

黄侃曾在北京大学与胡适一起讲课。在一次宴会上,胡适偶尔谈到墨家。黄侃说:“现在讲墨家的人都是混蛋!”胡适脸红了。黄侃又骂:“就算你是个正经的大人,你也是个混蛋。”胡适大怒。黄侃却笑道:“你息怒,我在试探你。墨子两样都爱,但他没有父亲。现在有了父亲还怎么谈墨家?我不是骂你,我只是想说话!”引起一片哗然和笑声。

黄侃是辛亥革命的先驱之一,也是著名的学术大师。他的一生被打上了无数时代潮流的烙印:新与旧,激进与保守,放荡不羁与谦虚严谨。有时互相排斥,有时矛盾统一。

说到黄侃的放荡不羁,好色成性,简直是民国学界的一大丑闻。但因为黄侃的学生实在太多了,而且这些学生后来都成了重要的学术城,所以被长辈们藏了起来,大家心知肚明。

但黄侃的好色经常逾越师生关系,颇有争议。据说他一生结过9次婚(包括同居)。当时刊物上有一句极其批判的话“黄侃文章遍天下,如此好色,不是我妈,不是我女儿,是我老婆”。

黄侃的第一任老婆是王的,两人聚少离多。直到黄侃后来遇到了他的同乡黄少兰。

一个好色的国学硕士,结了九次婚,两个学生,被珍妮狠狠骂了一顿。

黄绍兰(1892 ~ 1947),原名黄雪梅,本名梅生。湖北蕲春黄瓦湾人。其父黄,晚清居儒,精通学问,也是人。

1905年,13岁,黄随家人到汉口行医。薛梅陪着她去了一所教会学校。在学校强迫学生读《圣经》的时候,学梅受到爱国思潮的影响,把学校的举动视为外人对中国的欺凌,使他们对清政府的腐败无能越来越反感。于是他们默默背诵《木兰辞》以自勉,并以木兰为荣,于是干脆将名字改为“普”,并加“少兰”二字。

1907年,15岁的邵兰考入北京女子师范学校。1910年毕业后,18岁赴河南女子师范大学任教。

1911年,武昌首义,黄少兰轻装上阵,星夜启程前往湖北。此时,武汉革命党人急需来自世界各地的响应,于是黄绍兰被黄兴委派到上海,并与陈、萼成功策动上海。上海光复后,黄绍兰在陈、黄主持的总督府工作。同年,黄少兰在上海军政总督府的支持下创建上海女子军团,并升任团长。她是一个穿着制服的漂亮女孩,英姿飒爽,被认为是辛亥的女英雄。

孙文辞去总统职务,沪宁各路人民军和女子军团相继解散。邵兰到了南京,在黄兴主持的南京留守办公室工作。

1913年(民国二年),各地烽火四起,张勋的辫军趁乱攻陷南京,全城大乱。如果邵兰的指挥已定,就把官军学校的孤儿一个个遣返原地,然后独自回上海向黄兴报到。这所奇妙学校的创始人黄少兰年仅21岁。

1914年,黄侃闯入黄少兰的精神世界,时年22岁。

一个好色的国学硕士,结了九次婚,两个学生,被珍妮狠狠骂了一顿。

黄绍兰,黄侃同乡,早年师从黄。1905年,黄志孝春随家人到汉口行医时,黄侃正在武昌师范大学任教,于是成了黄少兰的国文老师。

后来,邵兰考上了北京师范学校,黄侃也在那里教书。

张勋之乱后,黄少兰迁居上海。黄侃闻讯,临时辞去了北京女子师范大学的教职,蹑手蹑脚地去了。

黄侃与黄少兰感情深厚,但黄侃与第一任妻子王一直没有离婚。为了得到少兰,黄侃以李的名义与黄少兰办理了结婚证,甚至婉转地解释说,“因为你也知道我有老婆。如果我用真名,我犯了重婚罪。而且知道了也不能不负责任。”

黄侃和黄少兰结婚没有法律保护。同居后,黄侃和黄少兰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黄侃甚至编造各种借口拒绝下馆子。他宁愿让小餐馆的服务员把食物送到他家门口。

一个好色的国学硕士,结了九次婚,两个学生,被珍妮狠狠骂了一顿。

(章太炎)

黄侃早已被人视为“酷似阮籍”但“有言无行”(之前是章太炎,后来是张夫人的唐国礼),那段恋情自然没持续多久。黄侃听腻了。他对她说,北平的学校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当时黄少兰已经怀了孩子。

黄少兰此时自然不会想到这一点。曾经海誓山盟的黄侃,永远失去了黄鹤。黄侃回到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任教,宣与女学生彭欣秘密结合。消息传开后,索兰悲痛万分。

怀着一颗悲凉的心,黄少兰北上北平。在北平,黄少兰遇到了怀孕的彭欣。这时,黄侃已经抛弃了彭。

两个迷茫善良的女人越来越生气,决定一起起诉黄侃重婚。这时,黄少兰才恍然大悟,她申诉无门,结婚证是假的。黄少兰最终决定退出,临走时还祝彭欣心想事成。

一个好色的国学硕士,结了九次婚,两个学生,被珍妮狠狠骂了一顿。

回到上海后不久,黄少兰生了一个女儿,也就是黄允中。不巧的是,去上海看女儿黄了。看到这一幕,她以为黄少兰腐败,怒不可遏。她当场断绝了与黄少兰的父女关系并离开,不久便病倒而死。

今年,是1915年。黄少兰今年23岁。

黄侃与黄少兰的恋情惹恼了黄少兰身边的一批朋友,尤其是黄侃老师章太炎的妻子唐国礼,反应最为强烈。盛怒之下,她痛斥丈夫的得意门生是“一个帮过她的小才子”、“一个只说不做的人”、“一个不要脸的穿普拉达的女魔头”。这样的话,对于已经成为国学大师的黄侃来说,只能由他的师母来说。

章太炎本人称黄侃晋代竹林七贤,其言犹含爱惜人才之意。在唐国礼的催促下,作为对黄侃荒唐行为的补充,章太炎先生收了黄少兰做学生,他一生中唯一的女学生。

1919年,由张謇出资,在浦市路(今长乐路)重建上海博文女校,张謇任名誉校长,黄浦(少兰)任校长。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博文女校是会议代表唯一的宿舍。13名代表,除3人外,还有、董等10人都住在博文女校。“一大”筹备会和开幕式也在黄公馆举行,黄绍兰为其站岗。

一个好色的国学硕士,结了九次婚,两个学生,被珍妮狠狠骂了一顿。

(博文女校旧址)

1947年秋,黄侃之子与前妻王来上海看望黄绍兰。此后,索兰日夜恍惚,喃喃自语,明显神志不清。

难以治愈,黄少兰自缢而亡,享年55岁。去世前几天,他时而清醒,时而恍惚,反复呼唤着“纪刚出轨了!就在季节里失去了我!”

陪同黄侃的是他的最后一任妻子黄菊英。

黄菊英是湖北汉川人。她在湖北女子师范学校读书时,黄侃是她的语文老师,黄侃的大女儿是她的学弟。那时候黄菊英经常去黄侃家,和黄侃的大女儿聊天。黄菊英对黄侃在学术界的大名早有耳闻,十分钦佩。

她刚去黄家时,对黄侃是恭敬的。时间长了,黄侃爱上了黄菊英,收她为女弟子,认为她是武汉三镇所有少女中的第一美人。

黄侃的生活方式,黄菊英一家都很了解。所以她的家人想尽一切办法阻挠她,理由是她的亲戚不能结婚。痛苦万分的黄侃给黄菊英写了一封信表明心意:“我们这辈子可能再也见不到面了,但他的命谁会信呢?飘渺的爱情。你当时的留恋是什么?明知有漂,毕竟有漂,就算有漂。”

一个好色的国学硕士,结了九次婚,两个学生,被珍妮狠狠骂了一顿。

《爱的种子》的黄菊英被黄侃深深打动。她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了黄侃。

这次在各种娱乐小报上,对黄侃的“滥交”进行了长篇人身攻击。此时正是结婚的日子,黄侃却一点也不在乎。他只是让学生们收集那些为了蜜月娱乐而责骂自己的小报。

也许正是黄菊英与家人的坚决决裂,让黄侃反思了自己的人生。也许是黄侃的劳累,让他在爱情生活中度过了大半辈子。也许他以为黄菊英真的是他的终身情人。这一次,黄侃没有再折腾了。

婚后,为了让丈夫专心学术研究,黄菊英放弃了当小学校长的机会,全职在家负责家务。她对黄侃给予无微不至的关怀,想尽一切办法为黄侃创造一个安静舒适的学术环境。

后来,回忆起往事,黄菊英曾说:“我虽是纪纲(化名黄侃)的妻子和学生,但在学问上并无专长。至于他的学术文章,我在官墙之外。每次重读他精心批过的古籍,重复他感伤的诗句,都是用他好学的精神鼓励自己。”

一个好色的国学硕士,结了九次婚,两个学生,被珍妮狠狠骂了一顿。

(黄侃书法)

自1923年10月结婚以来,黄菊英一直陪伴着黄侃到生命的尽头。

1935年10月5日,黄侃因饮酒过度,胃血管破裂,抢救三天后死亡。就在他去世的前一天,虽然他吐了血,但他仍然读完了《唐补》和《通江集》五卷本。

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来源:我爱WEB

原文地址:https://minzuwang.com/bake/245989.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08-05
下一篇2022-08-05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0条)

    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