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会崛起吗

土耳其会崛起吗,第1张

说起土耳其,相信大家都很熟悉。现在这个国家已经成为世界上著名的旅游国家,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国家。土耳其作为奥斯曼帝国的正统,疆域横跨欧、亚、非三大洲,实力在古今历史上可以说非常强大。在那个时候,它可能是一支可以单独与整个欧洲抗衡的力量。但是到了近代,奥斯曼帝国解体后,现代土耳其在世界上并不是一个很强大的国家。

土耳其面积78万平方公里,人口7700万。虽然人口接近德国,超过英法等传统世界强国,但在经济上,土耳其实际人均GDP不过1万多美元,只能算中等发展中国家。

所以土耳其在国际上的话语权比较小。二战后,它试图与西方联合。1952年,土耳其加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土耳其一直将加入欧盟作为其主要战略目标,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一愿望并未实现。

相比古今的单枪匹马,现代的土耳其因为实力不足,选择了加入西方取暖。即使选择亲西方路线,土耳其仍不时与美国不和。近年来,土耳其货币大幅贬值,美国在背后操纵的意图明显。

总的来说,土耳其只能算是一个地区大国,一个世界中等大国。

按道理,这种中等势力一般都挺自成一派,最多也就是想占当地便宜,但土耳其人不是。因为祖先丰富的历史,土耳其人一直有一个强国梦。

第一,脱胎于帝国,还是有大国梦的。

的确,土耳其曾经是闻名三大洲的帝国。当时它的名字叫奥斯曼。

现代突厥人的祖先是西突厥人,他们最初生活在中亚,后来逐渐西迁。11世纪下半叶,一支突厥塞尔柱人渗透到安纳托利亚东部,建立了一个国家,是现代突厥人的直接祖先。

扎根此地的土耳其人与当地的地方势力(主要是信奉东正教的拜占庭势力)展开了激烈的斗争,逐渐占据上风。

453年,奥斯曼人打下了东罗马帝国(拜占庭)的首都君士坦丁堡(今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这标志着奥斯曼帝国成为地中海的新霸主。随后,奥斯曼帝国四处侵略扩张领土,国力逐渐达到顶峰。

然而,从18世纪初开始,奥斯曼帝国逐渐衰落。

奥斯曼的衰落与其恶劣的地理位置密不可分。虽然地处古代世界的地理中心,可以获得巨大的商业利益,但周围都是强邻,不可轻视。奥斯曼后期的扩张受到很大阻碍,内部地理上的疏远使得仅靠地中海联系难以形成合力。

海权时代以来,欧洲海军崛起,土耳其国力下降。史学以《卡洛维兹条约》(1699年)作为帝国兴衰的象征,从此奥斯曼人不断失去土地。

奥斯曼丰厚的资产引起了众多西方殖民帝国的觊觎,其中俄罗斯帝国及其领导的一批东正教小国对奥斯曼最为敌视。

20世纪初,曾经穿越亚非欧三大洲的奥斯曼土耳其的实力,比西方落后不止一个档次。1914年,奥斯曼帝国加入协约国,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战,但战败。

也许是因为土耳其在文化信仰上是异端;或许是欺负其国力弱小,战胜国对待奥斯曼是最残酷的。

一战奥斯曼战败后,土地被列强瓜分,《西佛条约》的同盟国瓜分了奥斯曼帝国。列强要求放弃非突厥人居住的土地,强迫他们承认列强在北非的土地。这两个流域是由英国和法国托管的。

腐朽的苏丹政权签订《塞夫尔条约》,激起了土耳其人民的强烈不满。不甘受辱的土耳其人进行了反击。在凯末尔这位伟大人物的领导下,他们发动了一场反对外国侵略者瓜分土耳其的战争。最终,土耳其打败了希腊等国的入侵,迫使协约国用《洛桑条约》取代了《塞夫尔条约》,确立了现代土耳其共和国的版图。

一般来说,当一个文明面临更强大文明的威胁时,通常有两股力量在生成。一种比较保守,强调自己文明的独特性,企图驱逐外来影响。代表案例是中国的义和团运动和现在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

另一种是“睁眼看世界”,痛下决心改革,学习先进文明。这一类的代表是中国的洋务派和后期的各种革命政党,日本的维新派,伊斯兰世界的凯末尔。

凯末尔是一名军官。亲眼看到这个腐朽帝国是多么无能,他决定做一个改革者。在他的倡导下,土耳其开始了以世俗化和现代化为目标的改革,这就是著名的凯末尔改革。

凯末尔政府颁布新宪法,废除政教合一制度,建立共和制,以及一系列旨在世俗化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改革。所以土耳其的画风似乎与沙特、伊朗等伊斯兰国家不同,更像是一个世俗的现代国家。

凯末尔是土耳其共和国的缔造者,现代土耳其的基本框架来源于他的改革。1934年11月24日,土耳其议会授予他姓氏 “阿塔图尔克”,意为“土耳其人之父”。

土耳其人最终得以重建他们的国家。但此时的共和国已经不是一个强大的帝国,而只是一个二流国家。既然曾经那么强大,大国梦不可能完全消除,也为土耳其现在的表现埋下了伏笔。

第二,鼓吹泛突厥主义,但前途渺茫。

反正土耳其人有自己的现代国家。

尽管有大国梦,但鉴于一战的教训,凯末尔的继任者们小心翼翼,土耳其得以避免卷入二战。

战后,由于苏联的威胁,土耳其人急需保护;鉴于土耳其优越的战略地位,美国为了抵御苏联而决定与土耳其结盟,这是现代土美关系的基石。1952年,土耳其加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

新土耳其共和国不是中世纪的帝国,也是民族国家;由于丧失了大部分实力,出身不正当的土耳其人不可能把自己建成伊斯兰世界的领袖。所以土耳其的民族认同更多的来自于突厥家族的民族认同。

土耳其和俄罗斯的关系非常奇妙。地理上,土耳其被黑海封锁,是俄罗斯的天敌。文化上,攻占君士坦丁堡的土耳其人对正统文明更加怀恨在心。图为1876年《笨手笨脚》杂志的漫画,显示列强之一的俄罗斯帝国鼓励巴尔干国家进攻奥斯曼帝国。

既然是民族国家,但又不失大国梦,那么突厥人的大国梦的思想基础就是“泛突厥主义”。

土耳其的祖先是突厥人,土耳其无疑是突厥民族中最强大的。泛突厥主义者希望以土耳其为中心,整合南俄、高加索、中亚、新疆等地的突厥民族,建立统一的突厥鞑靼国。

这个理论很早就出现了,但在凯末尔时代和苏联强盛时期出于自保而被打压。但近几年,土耳其人又把它搬出去了。

泛突厥主义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没有成功的机会。首先,土耳其和这些中亚民族相隔千年,这种血缘关系能带来多近的距离,很值得怀疑。中亚出于保护自身独立的考虑,可能会接受一些突厥的说法,但很难说不是真的愿意承认土耳其为大哥;

其次,以土耳其的国力和地缘潜力,真的不足以撑起这面大旗。而且这些突厥民族现在的地缘关系非常复杂,基本没有统一的可能。

第三,泛突厥主义要抢南俄、中亚甚至新疆,无异于与中俄对抗,威胁欧洲和阿拉伯伊斯兰,同时与四大文明为敌,无异于找死。能够同时和四大家族翻脸,是美国人愿意加进去的好事,但最多也就是口头支持。

第三,回归伊斯兰,与西方交恶。

革命以来,以欧洲为中心的西方文明迅速发展,成为世界上占主导地位的文明。一些落后国家的改革者会主动接近西方文明,就像日本的“脱亚入欧”。对于离欧洲最近的土耳其来说,亲近欧洲可以说是“水的优势就是月的优势”,“脱亚入欧”自然就来了。

经过几代领导人的世俗化和民主化改革,土耳其在很多方面与欧洲颇为相似。对土耳其来说,加入欧盟是一个梦想的选择。

1959年,土耳其申请加入欧共体。1989年,土耳其正式申请加入欧盟,并于次年成为联系国。

2005年10月,欧盟启动了土耳其的入盟谈判。

然而,30年过去了,土耳其加入欧盟遥遥无期。表面上看,这主要是因为一些谈判项目受到阻碍,但实际上,土耳其与欧洲国家在历史、文化、政治等方面的巨大差异。是根本原因。说白了,欧洲不想把土耳其列为异端。

土耳其无疑对欧盟的傲慢非常愤怒。近年来,欧洲整体实力下降,右翼思潮增多。土耳其向欧洲靠拢似乎没有什么好果子,土耳其人也不再把欧盟当回事了。他们在难民等诸多问题上与欧洲针锋相对。

很多非洲和中东的难民把土耳其当成了去欧洲的跳板,土耳其在欧洲难民问题上有足够的筹码。

近几十年来,中东人声鼎沸,埃及沦陷,萨达姆被斩首,伊朗被制裁,叙利亚陷入内战。沙特是个炫耀性的国家,土耳其人绕了一圈,发现自己好像成了中东最强的国家。这个曾经的帝国梦似乎又复活了。

在埃尔多安的领导下,近年来土耳其人加强中央集权,加速伊斯兰化,企图把自己变成伊斯兰世界的领袖,以复兴自己的帝国。但强化中央集权与西方世界强调的“民主自由”相悖,伊斯兰化让欧洲国家嗤之以鼻。但是土耳其人不在乎这个。

梦醒之前,土耳其总统欢迎巴勒斯坦总统。十六个人象征着土耳其人建立的十六个帝国,从匈奴到奥斯曼。

这几年土耳其可以说是大戏不断。土耳其对内加强总统权力,镇压政变,镇压军事力量;地缘扩张,进军伊拉克和叙利亚,进攻库尔德人,甚至打下一架俄罗斯战机。

这让美国人非常讨厌。打击库尔德人就是直接针对美国人(美国人想把库尔德人培养成第二个以色列),中东霸权梦更是美国人无法接受的。

从土耳其的角度来看,美国在中东的存在也是一种阻碍,因此土美关系全面恶化。

但如前所述,土耳其国力先天不足,其扩张不仅收效甚微,还引起了周边国家的高度警惕。

埃尔多安执政十多年,土耳其人均GDP从3000美元达到1万美元。然而,这也导致了货币的过度印刷,刺激了经济,造成了虚胖。土耳其实体产业发展不够成熟,埃尔多安政府在经济战略上的严重失误导致风险大增。所以美国一巴掌拍下来,土耳其立马被打得体无完肤。

土耳其人至今忘不了帝国的旧梦,摆在面前的国运依然显得险象环生。

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来源:我爱WEB

原文地址:https://minzuwang.com/bake/246317.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08-05
下一篇2022-08-05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0条)

    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