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条英机的老婆是个什么样的人?家庭生活中驾驭东条有多强悍? ...

东条英机的老婆是个什么样的人?家庭生活中驾驭东条有多强悍? ...,第1张

说起东条英机,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历史上著名的战争恶魔,无数人因他而死,尤其是我们中国人,对他恨之入骨。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战魔,他却是一个妻管严。东条英机很听老婆的话,为什么呢?他的妻子是谁?

一、婚前婚后

胜本,原名伊藤,是东条氏家族的远亲。18岁考上东京女子大学后,她在东京东条英机家住了一段时间,被21岁的东条英机看中,两人结了婚。

这个赢家真的很有才华,有胆识,有能力,也很努力。

东条氏秀树的大脑并不聪明,而且他在第一年没有被陆军大学录取。为了支持他继续考试,胜摩辍学承担了家里所有的杂务——

生病的父母不让东条氏做主,做饭不让他做主,1岁的儿子出生时也不让他做主。即使东条氏的朋友们有社交活动,她也能为丈夫出面。

把学习之外的工作都揽下来,让老公考的安心。这是获胜的儿子年轻时的样子。

此外,她还帮助东条氏监督他的功课进度,每天在自制的正方形纸上画一个网格来督促他学习。

就这样,一年后,东条英机考上了陆军大学——每期只录取50人。

正是在这个时候,东条英机养成了依靠妻子和妻子控制丈夫的习惯。

第二,川岛坊子的确认

随着东条氏的升迁,胜子夫人对权力的控制也在增长。“想当大官就要中头奖”的谣言不胫而走。

就连当年的大汉奸,“男装丽人”川岛芳子也知道,她是从东条氏夫人开始,想“勾搭”东条氏的。

那是在1939年。

当年年底,川岛良子从日军的义父多田俊手中,秘密阅读了一份日军与重庆政府谈判的“桐计划”方案。

该方案中缺少一名遗嘱执行人。方觉得自己是完美的,但此时的她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了。养父失去了在日军的地位,他遭到了声讨。他也在监狱呆过一段时间。

她想,要想“东山再起”,就要去做,要想承担这个责任,就要找到关键人物。

想来想去,她一个人来到东京,想通过胜子到东条英机工作。

她首先通过一个熟人找到了东条氏·嘉子的手机。电话里芳子拼命撒娇,干妈喊了无数遍。最后,她说是童加子推荐她的。

然而,当东条英机从妻子口中听到这些时,他惊呆了:军部最机密的“桐原计划”居然被一个最不靠谱的间谍截获了,保密太马虎了!

他立即下令彻查是谁泄露了此事,并秘密下令追捕川岛芳子。

方这才想起来。他想成为大人物的计划差点让他丢了性命。

然而,东条氏夫人的重要性可以从川岛的计划中看出。

方子的思路不错。她之所以失败,不是因为她没用,而是因为芳子在东条英机眼里太不靠谱。早在关东军的时候,他就听说了芳子的种种劣迹。

第三,一句话改变东条氏。

东条氏秀树亲口说了一件关于胜摩力量的事。

1942年,为建立民族战争的“总体战”体系,日本对国内妇女组织进行了大规模整合。

此时有三个妇女组织,分别是:爱国妇女联合会、国防妇女联合会、联合妇女联合会。

大机构的职能也差不多。都是支持军队侵战,组织慰问后方等活动。

处理此事的人是陆军省军务局局长田中孝治。

他是一个主张“军人不干涉政治”的军官。

在他看来,妇女组织虽然服务和支持军队,但不应该由军队管理,而应该由卫生和福利部管理。(厚生省,大概相当于我们现在的民政部门。)

于是,他和厚生省负责人商量,把合并后的人事权交给厚生省。

他亲自起草了报告《睡眠书》(睡眠书,即摘要),拿给吕翔和东条英机首相汇报。

东条氏看到后,觉得自己做得不错,欣然同意。

没想到,过了几天,东条氏又把田中叫过去,说不行,还得改:

“关于这本书,我和我妻子商量过,她说辩护的女人不会同意。所以希望你能修改一下,让军队拥有和公务员一样的权力。”

东条氏直言不讳的言论让田中哭笑不得。他说,这是我们国家的一件大事。你打电话给你老婆胡说八道,你让她一句话拒绝。你真是个鸟首相。熊二真是个轮回啊!

当然,田中并没有当场这样对他,而是坚持自己的意见,说:“我根本做不到。请部长按照自己的意愿处理。”

就这样,东条氏听从了妻子的建议,允许三个妇女组织合并,并命名为“日本妇女联合会”,下辖陆军、海军、内务、教育、文化、卫生等六个省。

这个组织在日本二战中起到了支持法西斯侵略和助人为乐的实际作用。1945年日本投降时,会员有2000万。可以说,全国的女性都在“撑腰”军队。

世界上没有这样规模的官方组织。而它的成立,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原来是东条氏夫人。

事后,田中得知,胜子在改组前是国防妇女协会的最高理事。难怪她不愿意屈居厚生省第二!

这让田中知道了东条氏夫人有多强大。他说,东条氏的错误和失败与所谓“国家的突然死亡”的嘉子有关。

第四,东条氏夫人说。

也有人说东条氏怕老婆,牵着妻子的鼻子走。胜子是怎么想的?

对此,她有一个微妙而巧妙的比喻。

一次,一位朋友拜访东条氏夫人,她对来访者说:

“现在社会上有传言说,东条氏在政治上如此聪明,周围一定有一个智囊团。实际上,东条氏没有智囊团,只是因为他对上帝有着强烈的信仰,所以如果有智囊团的话,也只会是‘上帝之名’。”

话说,把自己比作智囊团,把妻管严比作信仰。这个胜利真的很神奇。

东方战争后,他被视为首要战犯,第一个走上绞刑架。

38年后,东条氏·加藤无视这个世界,做了38年的寡妇。他于1983年去世,享年91岁。

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来源:我爱WEB

原文地址:https://minzuwang.com/bake/246676.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08-05
下一篇2022-08-05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0条)

    保存